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67阅读
  • 7回复

[小说]【灵异言情】《鬼王的小绵羊》(2019年5月15日)(原创首发)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莫子
?
配偶:
发帖
9
金币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鬼王的小绵羊
?? 她---去了一趟农村看了一眼快要过逝的姥姥,无意间走进了在阳间的“阴阳界”,于是乎----就惹到了他----甩不掉,扔不了,被吃干抹净不说,还被要求带球跑,凭什么呀----她就想过着吃着爆米花看着肥皂剧的普通生活,这又是怨灵,又是婴童的,还有龙的生活怎么就从了她的?????What?Why?
离线莫子
配偶:
发帖
9
金币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该作者 沙发??发表于: 05-16
Re:【灵异言情】《鬼王的小绵羊》(2019年5月16日上新)(原创首发)

第一章姥姥不好了
  铃,铃,铃------“N大某女生宿舍里,一阵阵吵闹的手机铃声不断的响起,下铺一个顶着乱蓬蓬长发女生,坐起,头也不抬,眼睛也不睁的随手拿起一个玩具熊扔向斜铺的上铺,肖元元,你的电话,你在不接试试!“”嗯,嗯???好--------“一阵支支吾吾的呢喃后,又没有音了。手机仍旧响着,肖元元“------几个不同声音的女生叫声响起,好啦好啦,接了接了!一个略沙哑的娃娃声响起,糯糯的软,让人气不起来。
  喂,肖元元,刚发出一个单音节,对面就像炮筒倒豆子一样,连气也不喘一下的说个不停,元元呀,快呀,回来一趟,你姥姥不行了,她就要见你一面,快呀快呀哈----嘟,嘟,嘟-----“紧接着电话就传来盲音-----什么?肖元元一下子坐了起来,又从新翻看一下手机上的来电号码,是姥姥家的。然后扔下手机,翻出她的大黑包,就开始装起来。其他三个人在他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吵起来了,看平时安静的像不存在的肖元元一下子这么慌乱,她们也都凑了来。元元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在肖元元下铺的张静白净的脸上写的担忧,我,我,我姥姥不太好了,我得回去看看,肖元有点语无论次。啊这样,你先收拾,我给你订票,扔玩具熊的长发美女俞素一拿起手机就订票,我不能坐飞机肖元元,还不忘记叮嘱她。安了,都这么多年了,我们都知道,在说你又不是不了解素一,她办事你放心对面下铺的于梦馨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别太紧张,慢些,没事的,要不我们陪你一起回去?于梦馨一边帮她递东西,一边说。不用了,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回去看看。没事没事-----”就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肖元元,喃喃的对着别人说,也像是对着自己说。
  姥姥家住在W市的郊区,离他们这里很遥远,当初肖元元没有想到考的这么远,因为选大学时,把两个大学名字和地址看串了,结果就考到这所全国前三的大学之一,N大学----她原本就想考在他们家不远处的一所普通大学。为此,她妈妈还给他办了一个宴会,美其名曰的是庆祝她考上这所学校,她就觉得她妈妈是借由着这次她升学,把外面以往送出去的礼钱,回收回收,这是她不能理解的,屁大点事,都要借个由头,互相的送礼金,像拉锯一样,都不觉得累。
  收拾停当,就等着跑腿送票过来。俞素一和于梦馨去给他买吃的了,张静陪着她坐在下铺的床上,温热的手温暖着她冰凉的手。她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窗外-----她和姥姥谈不上有多亲,感情也是还好。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但是和谁也亲近不起来,但是也不会不好相处,她喜欢平淡的生活,喜欢吃着苞米花,看着肥皂剧,用俞素一常说她的话,白瞎了你那高智商的脑子了,也不用用,就那么浪费着。用成天一幅恨铁不成钢的眼神默默的削她。她的母亲和她却是截然相反的,风风火火的,性子急躁,做事利索,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绝不含糊。她从出生就没有见过父亲,母亲只是和她说,父亲喜欢了别的女人,他们就和平分手了!这到是让肖元元比较意外,在她的想法中,母亲应该和父亲大哭大闹的,不像平时的母亲。对于父亲,母亲有的更多的是平静和一种近似于陌生人一样的淡然,这是让她不太能理解的,能和一个不爱的人生孩子?
  正想着,俞素一已经拎着一包吃的和水果,手里拿着三张票,是的,是三张,她需要长途跋涉才能去姥姥家!一阵忙乱过后,在朋友的叮咛下,肖元元坐上了去姥姥家的车!开始了她不为人知的另一段人生的旅程!
  坐在行驶在乡间小路的小面包车上,肖元元都要被颠簸散架了,这就是她为什么不喜欢去姥姥家的原因。外面花红柳绿慢慢过渡到清一色的黄,肖元元知道要进盘山道了。肖元元至今也闹不明白,怎么就会看串大学,进而连地址也能看错。姥姥家住的地方也很奇怪,从W市出来要走半天的山路,过了山路还要转半天的盘山道,这盘山道是从山底开始,就像一条巨蟒一样,盘转着到山顶,在半山腰开始就进入浓重的大雾,这大雾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看不到外面。按说到了山顶应该直入云霄,可是到了山顶就是一个大的山坳,姥姥家就住在这里——龙凹村。
  元元?你是元元吧?“肖元元正呆愣的胡思乱想着,一个清脆的男生打断了她。你是?肖元元有个毛病,就是不记人。我是周曲呀!你忘记了?小时我们一起过过鱼呀!他一边开着车一边说。肖元元看着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大男孩,他皮肤比较黑,一双丹凤眼,浓眉在高处转了一小圈,打了一个特别的小卷。给人感觉非常的张扬。嗯,你好,好久不见!肖元元微微笑笑,虽然她还是有点对不上号。看她笑的勉强,周曲不在意的又说:我爸爸是周尚功!想起来没?”“是,周叔呀!这回肖元元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呀,村里面的周家是世代管运输的,以前是马,现在是车。从村里出来和进去,一天就这一趟车,只在早上从村里发出来。然后中午返回,世世代代都只有周家,从老传到小,外面的车根本进不来。不是不让进,而是只要进了盘山道,都会出事故的。所以只有周家能进出-----回来看你姥姥呀!周曲又问。嗯,我姥姥怎么样?肖元元急急的问。你回去看看吧!周曲的声音变的低沉,不复刚才的兴奋,便不在说话了。肖元元椅回座椅里,又看向窗外的浓雾,心沉了下来!只有小面包车的吭哧声和偶尔山间的水声-----
离线莫子
配偶:
发帖
9
金币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该作者 板凳??发表于: 05-16

第二章黑手镯
  到了傍晚,小面包车才晃晃悠悠的进了村子,村口站了好多人,为首的是肖元元的母亲。元元你可回来了!没等车停稳,肖母上了车抓着肖元元的手腕就把她拽了下来。穿过人群,就奔自己家里去了。周围的人也尾随在后,肖元元只觉得眼睛一花,两条腿本能的跟着母亲走,顾不得看别人,一晃就到了姥姥家竹门前,不过母亲和村里人却不在走了,拉了拉后面的肖元元,把她推进院子里,你去吧,你姥姥在堂屋里等你。母亲的声音有些沙哑,顺手拿下她的背包。肖元元不明所以的怔愣着看着他们,快去呀!母亲又催。肖元元这才转过身向屋里走去。
  姥姥家的屋子很普通,就是老式的农家小院,一进竹门就是略上小坡,进了院子,右边是颗梨树,梨树后面就是三间瓦房,正正方方的,一样的大,中间是厨房,左右各一个大铁锅,两边是卧房,后院是菜地和果园。在后面就是一条小河。姥姥一直住在右边的堂屋。母亲在和父亲结婚后就和父亲在W市生活,即使和父亲离婚也带着她独自生活在W市,直到她上大学,母亲才搬回来住在左边的堂屋里。她也是偶尔假期到姥姥家玩。来了也是和母亲住在左边的堂屋。迈过高高的门槛,踩着硬而凹凸不平的黄土地,她就像进入一个不知明的世界一样,让她感到前所为有的不安,她似乎觉得以后的路她只能自己走一样,这种孤立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手扶着门边看向屋里的坑上,窗外的梨树已经开出了朵朵白花,有的枝头已经伸进开着的窗户,在蓝天映衬下,一簇簇雪白的梨花,如团团云絮,漫卷轻飘,让人忍不住要与它共舞。坑上的姥姥让肖元元大惊失色,印像中的姥姥虽然娇小,却一直都是和蔼可亲的,每次见她总想着给她煮鹅蛋吃。可是现在在坑上缩在一起的黑色如碳的是人?是姥姥?肖元元已经情不自禁的爬上了坑,她有些后悔为什么没能早点过来看。姥姥------”肖元元不确定的喊着。元元?----我的元元--回来了!断断续续如破锣声音,姥姥的脸灰黄色,皱巴巴的,像一块大树皮,七横八岔,满是沟壑,眼睛眯成一条缝,已无光华,暗淡的混合在脸上的皱褶里。肖元元的眼泪就落了下来。姥姥,不是好好的嘛,怎么就成了这样,什么时候开始的?肖元元摸着姥姥骨瘦如柴手。这是早晚的,呼--------元元,姥姥现在和元元说的,呼--------元元要记得!姥姥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夹杂着沉重的呼吸,如破风箱一样。好元元,呼----柜子下,有个小木盒,呼----拿出来,呼-----希望他能保佑你!肖元元转身跪挪到坑上的床柜旁,在最下边的小柜子里有一个普通的黑盒子。肖元元拿了出来。---打开!姥姥没有看她,又或者根本就看不到了。肖元元一边哭着一边打开小木盒。黑金色的盒里衬着一个不知什么木的手镯,手镯呈黑色,有一块赤金的正面龙头镶嵌在上面,龙眼似乎是红宝石的,栩栩生辉,好似在看着她。带着他吧,叹,原以为我可以护你周全,看样还是不行,怨我怨我,呼------如今就希望这些都报在我身上,呼-----我的元元要好好的,元元呀!姥姥好舍不得你呀------记住不论是什么时候也不要拿下来----“在肖元元带上镯子的一刹那,姥姥的手松了下去,'姥姥'-----在肖元元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在梨花香中------这个老人终于不用在受着身体上的折磨,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在葬礼上肖元元都是迷迷糊糊的度过的,她就像个木偶般跟着母亲,母亲让跪着就跪着,让她站着就站着,她说不上来。她也没有想到自己对姥姥的感情有这么的深,也许她只是不善于表达感情。姥姥家的风俗与外面都不同,不停灵,隔天就下葬,也没有外人,只有村里的人抬着棺木到后山,那群坟地里,坑都是事先预留好的,也就是说,村里的人在出生的时候这里的坟就已经安辈分,按人头,按姓氏安排好了。没有坟堆,也没有立碑,肖元元只能看到一马平川的黄土地,人们走着奇怪的路线,如盘山道一样,迂回的走着。姥姥的坟坑在最里面,不是很大,不过看着有点像领头人的意思。在正中间有一个不大的坑,也不是很深,目测也就一人高的样子。四个她不相熟的精壮男人将姥姥的棺木放了进去,黑色的普通棺木,不显山不显水的。然后包括她和母亲就都跪了了下来。村子里的人不多,却也有上百人。这么多年,龙凹村的人口一直不多也不少,有的人去了,就有人出生,没有繁衍的多也没有死去的多,总是在上百人左右。母亲是唯一一个与外村的人结婚,走出村子的人。其他村里的人都是相互成亲,说来也奇怪,他们生下的娃男女也都是对等的。
  跟着母亲下山坐在梨树下,妈妈我想在这住几天!看着坐在边上发呆的母亲,肖元元糯糯软软的说。轻抚着女儿地头发,看着红肿的眼睛,想着母亲临走时说的话:就顺其自然吧,无论是想改或是想躲都没有用的,100年只出一个,你以为他会放过?不会的,即使我付出了生命也躲不过去的。带上镯子,如果元元看见了路,遇见他了,就随他吧!要是没有遇见,就当是我留给元元的一个念想!”“好。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肖霖霜抱住了肖元元,不让她看到自己眼中的担忧。也在心里下定决心,如果肖元元看到了,遇上了她就和她说,要是没有遇上她就不说。本来肖元元以为母亲还是百般推脱不让她留下来呢。是什么让母亲改变了想法,抬了抬手,无意间看见一双红眼,是这个手镯?
离线莫子
配偶:
发帖
9
金币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该作者 地板??发表于: 05-16

第三章阴阳路上终逢君
  肖元元留下来这几天,除了帮妈妈把姥姥的遗物收起来。就坐在梨树下发呆,她并不是很喜欢到处溜达,虽然偶尔来姥姥家玩,每次来不是陪着姥姥就是帮姥姥种地,最多也就是在河边坐坐。所以对于龙凹村,她并不是很了解,在她的认知里,就是一个普通的山村,虽然她也能感到它的不同,对于她这种懒人俞素一常这样挖苦她,不想更深的知道别的。正在屋里做饭的肖霖霜,一边看着女儿的背景,一边朝锅底坑里加火,她悬着的心终于要放回肚子里了,元元明天就要回去了上学了。终于什么都没有发生。妈我想在去看看姥姥,现在天还早,我去一会儿就回来,明天就要走了!肖元元转过身,看向忙碌的母亲。本来不想让她去,后来看看外面艳阳高照的天,去吧,快去快回哈!肖霖霜的心又提起来了。嗯。我去去就回!肖元元已经起身了。看着纤细的女儿慢慢的离开视线,妈,你一定要保佑元元呀!肖霖霜喃喃道。
  走在山间小路上,肖元元心情说不上好与坏,依旧很平静,她喜欢这山里的空气,清透的爽,让人从头到脚都是透亮的,她走的很慢,时不时的摘些花,她要去送给姥姥。她选的仔细,不怎么看路,在这里有一点好,山路就那么几条,村里的人总走,所以两边都是郁郁葱葱的,不用担心走错路。正当她看着眼前的一束不知明的白花时,天突然的黑了,她缓慢的抬起头,不是天黑的,是她头顶这块的天黑了?奇观呀,她试着往前快走了几步,想躲过这块黑云罩顶“!可它就是跟着她,紧接着,更夸张离谱的事发生了,下雨了,没错,就在她头顶上下雨了,瓢泼大雨。一瞬间,将肖元元淋成了落汤鸡。这回肖元元不淡定了,冲着前面那块光明就直奔而去,冷呀,是刺骨的冷,肖元元上牙打着下牙,一路狂奔跑。她考200米都没有这么快。可那阳光的路总是不远不近的在她面前晃荡!玩我呢?肖元元这个火大呀,又加大了马力,一下子冲了进去,这段路没动呀,那是怎么回事?正当肖元元站定想好好的喘着口气时,她又突然她屏住了呼吸,外面的天全黑了。雨,倾盆大雨,冲刷着外面的一切,除了她站的这段太阳依旧。这突然让她想起一个词语,阴阳相隔!她呆住了!不管外面下的多热闹。她这里自成一格,温暖的阳光温柔的照在她身上。
  突的一阵淡香,这种香味肖元元从来没有闻过,后背有个什么贴了上来。她想动,却动不了!只能安静的站着,这是怎么回事?你姥姥肯让你来了?一个轻轻浅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冰冷的唇贴着她的耳廓,似有似无的轻触着,让肖元元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双手从后面圈住她的腰身,渐渐收紧。元元,好久不见!我等你百年,你可知道?他仍旧低低的吟诵着,像是在唱诗般----他的声音非常好听,空灵且悠远!肖元元并不害怕,从母亲第一次带她回来龙凹村开始,她就知道,这里有什么,虽然她不号奇,也不想知道什么,从来不去探究。可龙凹村的地理位置,一年四季山上素黄一片,只有山顶与外界四季相同。还有这里的习俗,不是她当没看见,就真的可以视而不见的。最可怕的就是这样,她知道,总会有什么在等着她,不是姥姥或是母亲能改变的。她空出脑袋,只是不想去想,不想去做,能避开最好,如果避不开时在说。
  聪明的姑娘!见她不反抗,也不挣扎。他笑了,胸口的振动从后背传到了她的心里。你要什么?肖元元轻声问道,她在试探,她知道她根本动不了他,先不说体力,实力上的悬殊。就看着外面黑压压的雨水。就知道。他不是正常人,已经超越了人类,他或许是妖,又或许是鬼------我是神!他接着她的想法吐出了这么一句。我去!肖元元忍不住在心里暗骂,吹吧!她自己又想。我只要你!他又笑了,却没有在意她心里所想。什么?肖元元此刻瞪大了眼睛,是的,她很吃惊,这把她吓到了。他是要吃肉还是喝血,难不成是吸血鬼?完了,这下要挂了!她终于有些害怕了。腰部一松,一张脸就晃到她的面前。这是一张白皙的脸,光洁的皮肤,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却微笑的唇,以及一双漆黑的眼珠时而闪过墨绿,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他身上有一种书卷气息。小傻瓜!他伸手托住肖元元的后脑,在她愣愣的时候,俯下身,唇就这样印在了她的唇上,他们彼此注视着彼此,见肖元元愕然的睁大了眼睛,他才加重了力道,轻轻一咬,嘶一疼,血就流进了他的嘴里,他更加深了这个吻,直到肖元元闭上了眼睛,他才又轻柔起来。他的唇很软,微凉,有点像冰淇淋的触感。肖元元觉得头晕,是因为失血?她开始迷糊。身体渐渐软了下来。
  他抱起了她坐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等着她醒过来,他是一直都知道她的存在,为什么没有去找。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她的出生,在他们的领域里早就知道了。她姥姥以为会躲过,如果这么容易,他又何必在世间等上这么多年,只在这么短的阴阳路上,囚禁着自己,只为她的到来。她们不愿,没有关系,他愿意等,她只为他而生,她只能是他的,而他也只能选择她,慢慢的她们会明白的。
  执起她的手,手脖子处的黑镯子正在慢慢的变得透明,正逐渐的渗入她的血肉里直至刻在她的骨头上。这才慢慢的打量着她。她的相貌很普通,比起他见过的女子,只能算是能看得过去,小巧的嘴唇因血染的透着蜜汁透的红,她的皮肤很白,笼烟眉。说是比较出众的,让他稍喜欢的就是她的身材了,身材纤弱娇小,说话柔声细气,特别喜欢她糯糯的声音。手上的触感略动,她要醒了。
离线莫子
配偶:
发帖
9
金币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该作者 4楼?发表于: 05-16
第四章龙盆
  肖元元醒来时,外面的雨已经不下了,天空上悬挂着七彩的彩虹,要不是地上的泥泞,和她脚下的干爽加上唇上的刺痛,她都以为是在做梦,下意识的抬起手,黑色的手镯不见了。手腕处一阵刺痛,像是运动不当,崴到了一样,隐隐做痛。元元,元元-----”由远及近的嘶喊声,是母亲,还没有等着她回应,小路的那头模糊的人影就跌跌撞撞的跑到她跟前,元元,有没有事?肖霖霜满脸是水,分不清是汗水,雨水又或是泪水。没事,妈!肖元元扶着母亲坐在边上的石头上,才看见,石头上静静的躺着一块黑色的玉牌,上面繁复的纹样。母亲也看见了叹!叹了一口气,拿了起来。挂在她的脖子上,细心轻柔的放在衣服里面,那玉牌温温的暖,让肖元元想起了他。妈,我看见了他!他是-----“.还没有等肖元元说完,后面就传来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我们在这里,元元没事!母亲冲路的那头影影绰绰的人影喊到。人们的脚步这才放缓,接力似的传到后面你们回吧,我和元元一会就回,在这歇会。既然已经发生了,肖霖霜也就不急了。和肖元元一起坐在了石上。
  见村里的人都往回走了,肖元元有点不好意思。自己给村里人添了麻烦。很多年前,在我们村子有一口古井,据说这口古井是专门用来惩罚天上的神,也就是龙子的。如果他们犯了错,就会降下来,在电闪雷明的某夜,圈养在里面。每逢这时,村里的女祭祀,都会让村里的特定男丁,拿九尺九的红布将井盖封住,这是不让人看的,包括女祭祀。可是有年,有个女祭祀忍不住好奇,她就想知道这井里到底是不是龙,她就看了一眼,井水蔚蓝,有个头上带角身着白色七彩鳞片似蛇带脚的东西盘转在井底,就这一眼,她触犯了天规。井下的东西也无法在回到原来的地方,她的家族乃至整个村子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受到诅咒,二是百年上供一个女祭祀,这个女祭祀相当于龙盆!就是为他孕育孩子。后来女祭司不想连累村里,就选择了后者。我就是那个百年的龙盆?肖元元淡淡的说道,似在说别人的事!看着一点也不惊讶的女儿,也不知道是好或是坏。相传是这样的。肖霖霜语气沉重。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女祭祀都能成为龙盆,有的活不过当夜,有的孩子生下就夭折了,据说,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能诞下婴孩。怪不得他说他是神,要是和天上的神生孩子不是更历害!她只是个凡人好嘛,长这么大,她从来也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历害。会饿,会疼,连袋大米都提不动好嘛!我嫁到外面,你姥姥也因此折了阳寿,以为可以躲过去,看来是我们太天真了,具体会怎么样,我们都无从知晓------
  没事的,生孩子嘛,女人的天职,----呵呵!肖元元抱着母亲的肩膀,不想让母亲在不安,这事情已经这样了,不论是害怕,不安,内疚都改变不了。那就只有面对了,别人也没有用,只有她自己,这条路还真就只能她自己走。下次在见到他,谈下,怎么给他孩子,如果给了孩子,是不是就可以结束了!拍着母亲的肩膀,她盘算的着。元元,母亲第一次在她面前痛哭,哭的很是伤心,好像她已经挂了一样?“”自己也许会挂------“肖元元有些不知所措!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用温水泡过身子后,就很舒服。躺在温热的坑上却睡不着,元元----“开灯看着抱着被的母亲。妈没事的,我自己睡一样,我都习惯了,不会有事!肖元元安慰着母亲。看着三步一回头的母亲,肖元元只是难受。他的假期要结束了,如果她离开了会不会好些。他应该不能离开这里,要不他不早就找她了。她又忽的心平起来,就这样,明天早上就走。想到做到,起身到了母亲也就是姥姥那屋。妈我明天早上就回学校去。肖元元看着呆坐在窗前的母亲。好。母亲想都没想。就起身帮肖元元打包。两个人收拾了半宿。在肖元元早上坐到车上时,肖霖霜的心才算稍稍的放了下来。恋恋不舍的送了肖元元走。直到看不到车子肖霖霜才慢慢的往回走。龙凹村深山某处,王,她已离开了。只闻其声,却不见其人!看着蓝色池水,手持古卷,抬眸,只是轻轻一撇,引人无数遐想。让她去吧,我想去外面的世界转转。百年了,到底成了个什么模样!男子又看向手中的书卷。只是--------“他欲言又止却又不得不说:“他们已尾随去了!““他们真是心急,我的东西他们也敢肖想,才百年,就不知道痛字怎么写了吗?寒气逼人,他的语气很轻,可是却让听的人心里一抖,不敢在接话。只有水声----
  要回去了?周曲一边开车一边和肖元元说话。----“肖元元漫不经心,也没有心情说话。虽然要离开这里了,可是她总觉得这事没有这么简单.“咦,窗外的花-----“周曲发出赞叹声,山林云消雾散,肖元元这算看清这座山,影影绰绰的群山像是一个睡意未醒的仙女,披着蝉翼般的薄纱,脉脉含情,凝眸不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山上的浓雾不见了。是昨天那场雨?肖元元还未来得及想明白,吱呀一阵刺耳的急刹车。肖元元的头撞到了前面的座椅。有人拦车。周曲却不开车门。看着呆愣的周曲,怎么了,肖元元透过车门的玻璃看向外面,三个人穿的衣服好奇怪,车门在周曲没有动的情况下,就开了,三人上了车,在肖元元周围坐了下来。在她旁边的是一个黑袍男子,他们都穿着长袍,从头包到脚,顿时一种刺骨的凉意包围着肖元元。对不起,我们不对外拉客人,请下车!周曲也觉得不对劲。呵呵,三哥,人家不拉我们呢!其中的一个女孩转过头看着肖元元说,声音妩媚,她有着一头黄色的头发,皮肤黝黑,牙齿就显得隔外白,很刺眼!要么我们一起下车,要么他死!男人盯着肖元元,无声的说。男人的头发很短,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他低着头,碎碎的刘海盖下来,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左眉骨上那一排小小的闪着彩色光芒的彩虹黑曜石眉钉,和他的眼神一样闪着犀利的光芒。
  没有多想,周曲,我下去一下,你先走吧!肖元元作势就要下车。你去那,我和你一起!周曲就要把车往边上挪。不用了,他们几个我知道的。我妈认识的人。你先去吧。一会儿他们能送我去车站。见肖元元起身,另两个人已经下车在车下等她了。如果这山因为她而有了变数,那么她预料,往后的生活一定是麻烦不断的,就不知道她能活多久。
离线莫子
配偶:
发帖
9
金币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该作者 5楼?发表于: 05-16

第五章抢手
  看着走的越来越远的人,周曲赶忙掉转车头向来时的路开去,他要回村找人。肖元元跟他们走了不远,带眉钉的男人突然转过身抓起她的胳膊掀开袖子就看。面露喜色,融合了?黄毛女子激动的问。男子点了点头。肖元元也看向她自己的原来带手镯位置,那里不知什么时候透出一种类似纹身的图案,类似古代的一种图腾。她用手搓了搓,搓不掉的。后面的男子嬉笑的看着她。我们是现在解决了,还是------她现在可是抢手货!第三个男子也是一直背对着肖元元的。这回他们三个把她围在中间,伸手就冲她脖子去了,她想躲开,却被那女子摁住了,就当他的手快要摸到他脖子的时候,一道光华一闪而过。”“啊!那男子惊叫的收回手,手上赫然已经多了一道深深的口子,似刀伤。就在这时,肖元元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被吸住,往一个方向飞去----”刀光一闪男子断手飞出的同时,她已稳稳的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淡淡的清香,是他。
  另两个人面色大惊,也不等他们做出什么反映,架着倒地男子飞奔而去,一转眼就不见了。不用去追了!他对着空气说了句。是要逃走?他的唇又贴在肖元元的耳垂上。从后面将她禁锢在身前。我,我要回学校上课了,嗯,我们有话可以着地说嘛!肖元元脸色惨白,手脚冰凉,她忽然发现她好像恐高。从来都是在电视上看到这么恐怖的一幕,现在却突然出现在现实中,那个男人的半截断手还在地上,一点血也没有留出。她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身体僵硬。男人轻轻的笑了,带着她飞驰而去。肖元元闭着眼着,听着耳畔的风声,心却越沉越深,她的命是不是不久已。没有飞多久,脚底一硬,落地了。在的时候,肖元元就下定决心,长痛不如短痛,晚死不如早死,问清楚到底要怎么给他孩子,给完好了事,是死是活,就这一次。想问下,你,嗯,老人家?还是------“倒了好几个词,不知道叫他什么?看着脸色如七色盘一样的肖元元。叫我鬼煜男子站定在她身前不远处。目测他至少18左右,已经脱去了长袍,白衬衫,西裤,皮鞋。看上去更加挺拔,一张坏坏的笑脸,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温柔与冷峻矛盾的对立词,可用在他的身上却一点不冲突。
  鬼煜,从她嘴里轻喊出来,鬼煜的心软了下,他没有觉得他会对那个女人有什么感觉,可是他却这长相平平的女人喜欢的不行,喜欢她的触感,喜欢她叫他的名字。软软糯糯的,让他心里总会莫名的暖暖的柔软的不行,就想把她揉进身体里。嗯。我是想问怎么能给你孩子,给了孩子我们就可以没有关系了是吗?肖元元是想,这神也好,妖也罢,是不是给个珠子,或是仙气什么,是不是就会有孩子了。呵呵------”见过好几个龙盆他大多都没有感觉,只有这个让他倍感舒心。远处的鬼奴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当然他要是有眼珠子的话,他家王什么时候这么和颜悦色,从来也没有见他笑过呀!他仔细的认真的看着肖元元,没有什么特别的呀。两只眼睛,一个嘴巴,两个胳膊,两条腿,和以前的没有什么差别,要说不一样,就是她没有以前的漂亮,比较小,对,身材比小较一只,细细的很单薄。
  在鬼煜丢过了一个眼刀的时候,鬼奴消失不见了。鬼煜用手轻抬肖元元略尖的下巴,用白皙修长的手轻轻摩挲着她的唇,又想听她叫他的名字了。这么着急要孩子?嗯?虽然我们成了亲,孩子----他略停顿一下,你们怎么做会有孩子,我们就怎么做才会有?他说的极慢,他当然不要和她说,其实还有其它方式,就喜欢逗着她,看她的不平静,不淡然,这么多年,他似乎才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孩子他也不着急要,反正都出来了,他有的是时间。他说完,肖元元也消化完了他话里的意思。等等,我们什么时候成的亲?肖高元元茫然的呢喃着。俯下身,轻琢她的唇,她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好听。昨天呀。不过是欠你一个正式的仪式。将肖元元的手腕转了过来同他的放在一起,肖元元才发现他们的手腕处都有着图案,一人一半,两个图案放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图腾,一个类似玉壁的图腾,他的图案中间是条龙,而她的却是空的。鬼契已成,只要成功诞下鬼婴并存活,是说你们都存活,你就是这千百年来,第一位人类鬼后。看着呆愣的肖元元,显然她呆萌的表情取悦了他,他托住她的头,另一只手收紧她的腰,他爱上这种甜糯的味道。---------“等肖元元反映过来时已经晚了,她被他卷入了一场风暴般的热吻中。她的头又开始晕晕的,她的腿也有些软,要不是他禁锢着她,她半挂在他身上,估计现在她早就瘫软在地上了。
  眼看就又晕过去了,鬼煜才放过她。不过手还是圈在她的腰上。摸着红肿的唇,肖元元不淡定了,她应该怎么做,要和一个陌生人那个,她还真是一时间接受不了。她的脑袋快速运转着,运转的结果,是没有结果,看他的样子也不急,那就先放着吧,让她好好想想。从她脖颈间拿出那块黑色的玉牌,这个很重要,可以护着你,你现在对于鬼域里的所有的鬼都是宝贝一样的存在,虽然有鬼契,大部分的鬼奈何不了你,但是你没有生下鬼婴,得靠它保护你!我会派人在你身边。不过一旦有意外,贴身的东西还是方便的。说完他的胳膊原地空挥了一下,只觉得一阵清凉,鬼煜的手上就多了一只黑色的猫,它不大,有点像茶杯犬那么大,他浑身如墨般黑,毛色油亮,两只眼睛却是如玉般的绿,像潭水。她很慵懒,要不是因为是黑色,它应该很可爱。鬼域拉过肖元元的手,把它放在她的手掌上。那黑猫好像不太高兴,转了个方向,把屁股冲着她。它叫黑玉,它会守护你的。你知道的是不,在有上次那件事,我会让你魂飞魄散的。鬼煜也不管她对着那里,只是低声叮咛一下。听到鬼煜的话,那小黑猫轻颤了一下。又摸了摸她的唇,下边还有些事,去安排下,就会去找你。鬼煜说完,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大眼瞅小眼的她俩!
离线莫子
配偶:
发帖
9
金币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该作者 6楼?发表于: 05-16

第六章校花与死胎
  正当一人一猫互瞅着,远处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元元-----元元-----“似乎有人在叫她。肖元元赶忙一边应着一边往声音方向奔去。是妈妈和村里人,看着全须全尾的肖元元,肖霖霜紧紧的抱着她,身体都禁不住颤抖着。看着激动的母亲,肖元元手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没事,妈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过了会儿,肖霖霜才安静下来,檫檫眼角的泪,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看着从车上下来的村民,肖元元真是不好意思,这里很多人她都不认识,可是他们却能因为一个不相识的人冒着生命危险过来帮助她,她是感动的。
  从新坐上了回城的车,她的斗里多一个小东西。它很安静,要不是衣斗略鼓,她都感觉不到她的存在,肖元元能感觉到黑玉对她的轻视与敌视。这样看来,他更不是一般人了,如果为他生孩子,她也会像女祭祀一样消失无踪吗?一路上肖元元都是浑浑噩噩的。走路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让她魂不守舍的。刚进校门,正要转到边上的路上,!“肖元元正逛荡着,一声尖叫,伴随着重物落地声打断了肖元元的思路。顺着声音的方向,那边是食堂,接着就是陆陆续续的人跑向那里。肖元元十在累得慌,身体就像散了架一样,她现在就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转身往宿舍方向移去,回宿舍也是艰难险阻的,这看热闹的人在那里都是一样的,前赴后继的往这边冲过来,她就像大海里的一叶片舟,被人流冲的荡来摇去的。就是还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算了,先回去休息吧。
  另三个同伴没有在屋里,回去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床铺,就躺下睡了。这一觉,肖元元睡的极度不安稳,就像躺在水中,飘飘荡荡的,说是睡着,好似醒着,说是醒着却又像是睡着了。她走了好长好长的台阶。台阶是悬在一座雾山上,两边都是看不见的深渊,她却不太害怕,只是想着向上走着,想要看看上面到底有什么?可是总是走不到头,突然有一只肉呼呼的东西压在了她的胸口上,她一下子就醒了,一睁眼就看见黑玉圆圆的大眼静,团卧在她胸口上,让她有点喘不过气,黑玉,是你呀!抬手想摸摸它的头,结果她甩了甩头起身向床头边上的玩偶身上去了。徒留肖元元的手在半空中,尴尬呀--------
  元元,你醒了?是下铺的张静,伸出头,另两个人也站在他的床铺下,正抬眼看着她。嗯。我姥姥走了-------说不出的悲伤。肖元元手无意识的扣着床边。摁住了她的手,姥姥一定能去她想去的地方,你别伤心了!张静安慰她道。嗯,肖元元发出声音闷闷的。晚上想吃什么我们请你吃!俞素一拍拍肖元元的头,红烧肉接过于梦馨递过的纸巾,用力檫了檫脸。好。出发红烧肉去!大家收拾了一下。互牵手去食堂了。
  夕阳下的A大学,不愧为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学校里面到处都是风景,高大的梧桐树树干笔直,夕阳的光透过树叶散落在地上,星星点点似夜空上的星星。肖元元很享受这种时光,可以随意且松散的走,闻着清草的味道,看着风吹着的星光,就会觉得生活像一种小乐曲,她不喜欢磅礴的交响乐,更不喜欢宏伟的诗篇。
   A大学占地面积很大,里面包括医院,图书馆,三所大食堂,四所风味食堂,邮局,电影院,简直就是缩小板的小社会,他们要去的正是位于学校南边的第二食堂,她们的宿舍离这比较近。他们四个都是比较懒的人,做什么都喜欢就近。还都喜欢看书,即使图书馆离的远他们也会过去,但对于其他的,她们都喜欢就近。这个点来正好是饭点,往常人来人往的第二食堂,这会却经平常更加拥挤,四个人面面相觑。这个食堂有点偏,平常人也不少,但也不至于这么多人,跟下饺子一样。看着四个人眉头都皱起来了。俞素一和别的宿舍的人打了招呼,她们就一起过去坐了,要不都没有位置。张静和于梦馨去点餐了,俞素一和肖元元刚坐稳,一一呀,你知道不,今天下午出事了!那个女生悠悠的小声说。怎么了?俞素一也配合的低下了头,肖元元一向对这八卦不感兴趣,就抬头看向吵杂的食堂。学生们有的嬉闹着,有的攀谈着,还有的就像俞素一她们一样,窃窃私语,还有大快朵颐------。大学不像在高中,初中或是小学那样,必须穿校服,一色的蓝要不就是一色的红。大学是自由的,终于离开管束自己的父母,老师也不像小学中学那样,看护教育。所以同学们穿的也是五彩斑斓,独俱个性,在这个叛逆的年龄,他们想的更多的是能够自由,能够无限的展现自我。肖元元常常喜欢在吃饭的时候发呆,其实也没发呆,只是喜欢看着他们,看他们玩,看他们笑,看他们哭,看他们懊恼或是愉快。看完这边正要看那边,忽然她的眼睛停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那里有个黑白的小孩,说是黑白的,不如说是半透明的,他定定的站在那里显的隔外突出。他的眼睛黑黑的,没有眼白,可肖元元知道。他看的是她。正当他们直视的时候,俞素一拽了她一下,在她耳边说:早上出事了,我们的校花据说在厕所了生了一个孩子。就是咱们这边食堂边上的那个。食堂边上的厕所她是知道的,刚开学时她走错地方,然后内急,去的。里面很大,墙砖都是雪白的,让人觉得像冰冷的医院。医院给肖元元的感觉就是冰冷的。那孩子呢?肖元元盯着那个透明的小孩,她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反映,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冷静,不是应该大叫,或是惊恐嘛。生下来就是死胎!俞素一的声音说的很轻,肖元元的心里咯登一下。应该是死了!肖元元喃喃的说,声音依旧软软的。可是听在俞素一的耳朵却觉得从未有过的寒冷,元元,你刚才说什么?肖元元这才转过头,不想别人看出她的异常。没什么。肖元元转过身心里盘算的却是,她为什么能看到他?
离线莫子
配偶:
发帖
9
金币
21
威望
50
文采
10
魅力
9
只看该作者 7楼?发表于: 05-16

第七章 鹊桥楼与怨灵
  肖元元是踩着猫步回来的,因为食堂人太多,她们十在不想与别人挤在一起,就把饭打回来了。俞素一她们正在摆桌子,肖元元隔着窗子看向昏黄的外面,那个小人还站在那里,他一直跟着她们,保持着一定距离,不远不近的跟着!元元看什么?呀!好可爱呀------”肖元元这才转过头,看着黑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她的床头前,黑玉个头太小,昨天又在毛绒玩具和床被里,她们没有发现它。黑玉随声扭过头,那双眼略略露出点小眼白,含着水一样,顿时让另三个小女人的心软的不行。肖元元还担心,它的样子,会让其他人不舒服。看样是多虑了,真能演呀!小白莲花一枚呀!很快,黑玉就在这六双手中如坐过山车一样,她用哀怨的眼神瞅着肖元元:还不让她们快停下!肖元元一幅你求我的表情!黑玉无耐,露出求救的小表情,:快别闹了,从她们手里抢回黑玉,它叫黑玉,是我姥姥伴,我姥姥走了,妈妈带不了它。没法-----也不知道行不行?肖元元只能这样说,当然可以了!它这么小。几个月了?张静的手还是忍不住过去摸,正当肖元元想怎么圆的时候,手掌心传来三下轻触,它三个月了!女孩!肖元元赶忙都说了。那等她到8个月了带她去做绝育吧,可别生了,你看我们学校那些流浪猫!俞素一无奈的说。肖元元满头黑线,看着怀里的小黑肉球,我还敢给她绝育?估计鬼煜能弄死她吧。不用王弄死你,我也会弄死你!脑子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妩媚轻柔的声音。肖元元抬眉示意的问着怀的小东西。是我!得到确认的答复,肖元元这个气呀,合着这家伙能和她心灵沟通,却一直一声不吭,要不是看自己有危险了,才出声,这不就是瞧不起她嘛!顺手将黑玉放到张静手里,那种拿去玩吧,让黑玉恨的牙痒痒,恨不得跳起来,挠她满脸豆腐花------
  肖元元才不害怕呢,就她现在那小身板,到饭桌子前,先吃点东西吧,她都要饿死了。吃了几口,看着在几位人兄手里,生不如死的黑玉,肖元元还是好心的把它解救了下来。好了好了!快吃饭吧,以后它就在这里,你们可以天天和它亲近!把黑玉送回了床上,黑玉也不理她,开始理起毛来。肖元元解了气笑了笑回到桌子前。你们知道嘛,昨天校花跳楼了,结果你们知道不?她没死!俞素一把听来的事讲了出来。天呀!男的是谁呀?张静捂着嘴。还能是谁。于梦馨用筷子指了指旁边。肖元元他们这栋楼是全校唯一男女生混住楼,据说是传统,当然是分开,左边是男生,右边是女生从一楼到五楼,楼梯从中间对等的划开来。到点中间的栅栏就会关闭(将男锁在里边)他们常常开玩笑,说这栋楼叫鹊桥楼。他们这楼这么受瞩目,也不光是据说的传统,还因为他们那半边住着学校的校草,别说,住这么久,光听校草的事迹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可是肖元元从来没有偶遇过,也可能她们是学茂(就是他们班俗称的学傻子,光知道学习)。和校草不是一个频率进出。
  说是在食堂边的那个厕所生下死胎,我估计她是自己吃了打胎药,孩子都成型了!俞素一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肖元元的碗里,肖元元看着这肉,又看着对面窗外面的透明小孩!她又顺手把碗里的肉夹给了张静,她真的吃不下去。看着肖元元把肉递了过来,你能不能不说这事,正吃饭呢!张静埋怨的说了俞素一。是呀,听的我这难受劲的!于梦馨也是吃不下了。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不过你说他们也没有确认关系呀!说是不说,俞素一这什么都要追究明白的劲又开始发作了。说是没有,不过我都看见过好几回了!”于梦馨喝口汤将碗放到桌上,没有心思吃饭了。是嘛?我乍一次也没有见到?肖元元现在也不太想吃了,虽然只是垫了底。换了谁被一个不知明的东西一直盯着,能吃下才怪。你心大呀!就你那眼神,从你眼皮底下过,你也见不到!张静笑着接口,的确,肖元元真有个不记人的习惯。
  俞素一却吃的很来劲。肖元元看向黑玉。黑玉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放心,他进不来,即使进来了,你靠近不了你。那轻柔妩媚的声音缓缓响起。为什么?肖元元看向窗外。你们这栋楼很邪性,下面应该压着东西。要是我想的不错,你们男生和女生住的人数应该相同。而且生辰也有各自相应的排列。具体的我就不太知道了。至于他为什么靠近不了你,刚托生的怨灵只是比一般鬼魂历害点,离你还远着呢,不过是,想通过你解决什么事!有求于你,才会跟着你!一下子说了这么多,黑玉转了身子,横躺在床头的软被上,伸展着身体,眯起眼,那享受的!就像躺在摇篮里一样。渐渐打起小呼噜不在说话了。
看着外面半透明的小影子慢慢融进夜色。我应该怎么帮它?肖元元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你老实呆着吧,你不动,就是麻烦了,还帮别人!黑玉换个了姿势准备再次睡觉了。如果不帮它,它会怎么样?肖元元总是觉得有人盯着她,要么魂飞魄散,要么变的很强,当然这强是需要很多人的生命!黑玉说的轻描淡写。肖元元却听的心惊胆战。一下子坐了起来。抓起黑玉的后脖子,她是知道动物后脖颈这块肉是不疼的,最主要是,一旦被拿住,就没法动弹了。你,不要太过份了?黑玉生气了,眼珠在黑夜里绿的如两盏绿幽幽的百瓦灯泡。我们帮帮它吧。要不我也没法睡呀,这成天跟着我。肖元元说的也是实话,到不是她有多好心,她是最怕麻烦的。要不也不会对于她身边的事明知道有问题,还听之任之,她不想探究,或许是害怕,又或许是就算知道也是无力!应了那句,眼不见心不烦!